第1042章 关系

玄清卫 剑如蛟 1207 字 19天前

庞斑的态度让沈浩措手不及,他想过庞斑有可能会有“厌恶”或者“无视”或者“反感”等等对这件事的反应,唯独没有想过庞斑会表现出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而且这副高兴的模样绝对做不了假。

因为这出乎了沈浩的意料,他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讪讪的笑着。

不过庞斑却没有就此打住,而是从随身的储物袋里拿出来一样东西放在桌上。

沈浩就见桌上放了一柄两寸的金价配饰,样式和他手里的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小一些,而且上面没有魂魄波动,但同样也能感觉到这是一件法器。

“大人,您这是......”

“这金剑和你那个一样,都是出自杨善老祖之手。区别只是在于你那一个上面有杨善老祖的魂魄印记,是给衣钵弟子的信物;而我这个没有魂魄印记,是给记名弟子的信物。”

“啊?”

“哈哈哈......”庞斑笑得更是开怀,指着沈浩又道:“现在你知道我为何这么开心了吧?嘿!还不清楚?也罢,今天就给你好好说说。”

沈浩还是有些恍惚,面前往日那个阴狠老辣的指挥使大人此时却表现的从未有过的亲切,而且是那种发自内心的亲切,全然没有以前的那种让人敬而远之的威严。

就听庞斑说:“当年我也是一名少有的修行天才,家中和皇室算是沾亲,勉勉强强算作皇族亲眷一系。

后来顺风顺水的到了元丹境,本以为可以继续往下修行,结果却在一次修行中乱了心境出了岔子,一口气堵在心脉上差点丢了性命。之后命倒是捡了回来,可修为却跌落两个小境界,甚至天赋都几乎被腰斩......”

这是在交心了,所以沈浩安静的听着,听得很仔细。他能感受到庞斑说起往事时的唏嘘。一个天才突然遇到人生大变,起落之间心理打击以及周边人情世故的变幻都足以将一个人击垮。

不过庞斑的运气很好,一次被山庄里弟子的挑衅经历改变了他的一生。

“当时五个曾经的师弟对我冷嘲热讽,还动手挑衅。我因为境界跌落体内暗伤严重,所以被整得很狼狈。心里盛怒准备拼死反抗,再不济也要拉一个垫背,哪怕死了又如何?

谁知杨善老祖刚好外出归来,在云驾上看到了下面这场闹剧于是落了下来。并且问了缘由。结果老祖见我可怜,就帮我查了经脉问题,说可以救我。

结果仅仅半月,杨善老祖和杨青志老祖联手帮我化解了体内的暗伤不说还重新唤醒了本被腰斩的天赋。

再然后我一路冲上了玄海,成了杨善老祖的记名弟子。

不过后来我的天赋也到极限,加之在枫红山庄里与很多人都不对路,所以自请了差事到了玄清卫里,也算没有虚度余生了。”

修行路上没了勇气,选择另外一种生活方式而不是头铁的继续苦修,这在沈浩看来反而是一种大智慧的表现。

拿得起放得下,说得轻巧,可实际上却一点也不简单。至少沈浩扪心自问也不确定换他在庞斑当时的情况下能不能这么洒脱。

别以为庞斑来到玄清卫指挥使的职位上是什么美差,要清楚他可是堂堂玄海境修士,瞧瞧段珏等人对于俗事牵绊的态度就知道,完全是避之不及的,在玄海境修士眼里,世俗的权利恐怕还不如一本术法珍本来得有趣。

所以庞斑坐在玄清卫指挥使的位置上从来对他自己而言都不是什么幸运的事情,而是他在修行路前途无望勇气衰竭之后无奈和自我妥协的选择。其中同样需要勇气和决断,当然也有需要顶住的压力。

这些都并不难以想到,沈浩一边听一边在庞斑讲的这些故事里就多多少少的了解到了庞斑心底的一些坚持和无奈。

难怪之前提到枫红山庄的时候庞斑从来没有半点的亲善的语气,即便他也是枫红山庄里出来的人。如今沈浩对此有了答案。因为枫红山庄在庞斑的经历中并不是一个光鲜亮丽的地方,里面更多更深刻的是那些他遭遇人生低谷时的灰暗记忆。对枫红山庄没什么好印象也是很自然的。他自己都说了,离开枫红山庄有他与山庄里的很多人不对路的原因在。

说了这么多,算是交心,也是在给沈浩捋清楚新的人际关系。

没错,就是新的,他和庞斑之间的关系。

上不上道?

沈浩很上道,半点不排斥这种关系的变化,甚至是觉得意外之喜。这就本质上和他与姜成之间的关系变化是一样的,只是区别于一个主动改变,一个是被动改变。

“沈浩见过师兄!”立马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规规矩矩的躬身一个大礼,完全按照宗门里的礼仪来的。

庞斑见状也站了起来,大笑着走到沈浩身边抬手将他扶起来,又用力的拍了拍沈浩的肩膀以示亲切。

“很好!杨善老祖多年来寻找衣钵弟子不可得,如今倒是看中了你,当要切切珍惜这个机会,好生跟着老祖修行。”

沈浩不清楚为何庞斑自称是杨善的记名弟子但却不称杨善为“师尊”,而是叫“老祖”,但这不妨碍他表达亲近认下这份人际关系的改变。即便按照规矩他尚未行过拜师礼还不算进入门墙,也不够资格叫庞斑为“师兄”,这些在眼下都不重要。两人都自觉的忽略了这些细节。

“多谢师兄提点,师弟必定牢记不敢怠慢。”

庞斑又拍了拍沈浩的肩膀让其坐下,他自己则是在屋里站着,笑眯眯的端着茶杯,说:“老祖可有说过怎么安排你吗?”

这看似若无其事的一句话却让沈浩心里跟着一紧。

“回师兄的话,师尊暂无这方面的安排,只是说尽快去枫红山庄一趟。”

庞斑笑着好一会儿没说话,半晌才道:“你是聪明人,如何取舍你自己心里要有数才行。”

“是,师兄说得对。不过沈浩格局小惯了,喜欢这红尘俗世也喜欢玄清卫里的氛围,更喜欢在黑暗里当那一颗萤火,如何取舍其实没那么难。”沈浩稍作考虑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将自己心里的想法露了些底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