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从杨慧那里出来,李瑶之又去了凌云阁,补了一些常用,空间里又没有的灵草灵药。

买了一些符箓丹药,外加一件极品防御法器九龟旗,是用一只九足龟的龟壳炼制而成。

九龟旗共由九支黑旗组成,每支黑旗既可以单独拿出来作为一件防御法器使用,又可以与其它黑旗共同组成防御法阵。

而且,就算是筑基修士,也不能将它的防御轻易破掉。

李瑶之对它十分满意!

想到戒指里,除了两件弟子服,再没有其它可以替换的衣服,她便想再置办上几身不一样的,这样出门在外也好用以变装掩人耳目。

饰仙阁的法衣样式种类最多,虽是贵了点,但还是物有所值。

李瑶之买了两身同是蓝色,样式不一样的女式衣裙。

外加两身紫色衣裙,如今,她体内的血液已经全部变成蓝色,相信过不了几年就会变成紫色了,到时穿着同色衣物,受伤了也好遮掩,不至于太过慌乱。

乘着飞行法器回到宗门,进了洞府。

将身上的百花衣脱下,换上一身蓝色衣裙,外面再罩上弟子服,心里这才有了些安全感,将百花衣叠好放进戒指。

她坐在椅子上,松了口气,拿出身份玉牌,分别向杨卓知、江月熊以及钟羿鸣发送消息,询问他们是否已经回来。

可惜,她发出去的消息没有任何人的回应,也不知他们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还有王君雅那四人,不知道有没有回来。

突然想到她在北地住客栈时,晚上吹进屋的那股无味的轻烟,那股烟不能对人产生任何伤害作用,难道也是什么对人有追踪效果的烟雾?

可惜在北地时,杀了那名魔修之后,没能来得及搜魂,对方的储物袋也未捡,要不然,或许能知道那烟雾的时间,还能捞一笔补偿。

想到这里,她马上又出洞府买了驱邪草、雾蒙草、隐茎花、黑曲藤四种灵草,将其熬成灵水。

使用灵力烧好半浴桶的热水,把灵水倒进去,从头到尾好好的把自己洗了洗。

她心中得意:嘿,这下,甭管什么印记,定是都除掉了。

穿上衣物,将一切收拾妥当,一时也沉不下心来修炼,她便拿出玉简,来消磨晚上无聊的时间。

第二天。

仍然没收到三人的消息,她就算心下着急,可也没有什么用,只希望他们能够化险为夷。

————

北地。

一瘦一壮两名十分狼狈的男修正在林间飞奔逃命,细看之下,才发现这两人正是杨卓知和江月熊。

江月熊跑的气喘吁吁,满头大汗,他的脚步渐渐慢下来,冲前面的杨卓知喊道:“杨师兄,别跑了,他们没追上来,应该是被我们的陷阱困住了。”

“没追上来啊,那就好,那就好。”杨卓知一手扶在树上,喘着粗气,掏出一个四寸高的玉葫芦,仰头灌了一大口,灵气浓郁的灵酒入喉润滑,香气芬芳,“李师妹的灵酒太好喝了。”话毕,又灌了一口。

那边的江月熊同样如此,“是啊,这灵酒太好了,等我喝完,定要找李师妹买上一瓶,不但味道好,补充灵气也很快,可比丹药好多了,吞了丹药还要打坐许久才行,灵酒就不需要再浪费时间打坐,要不是它,我们可不会这么轻易逃脱。”

“是啊!”

说着两人会意一笑,看来这灵酒确实为他们逃脱魔修起了不小的作用,同时他们也都惦记上李瑶之的灵酒了。

两人刚喘口气,就听到前方林中传来女子清脆的话语声。

“我们是碧凌谷的弟子,你们这些魔修要是杀了我和师妹,我师父灵曦仙子一定会为我们报仇,到时,你是逃不掉的,不想丢掉性命的话,现在就速速离去,我可以既往不咎。”

“哎,仙子不要这么绝情吗?等我们生米煮成熟饭,一夜夫妻百日恩呢!到时师父定不舍得杀我的,娘子,你说是不是?”男子嬉笑道。

“你,你住口,你这个,这个……这个不要脸的魔修,你住口,我要杀了你!”可怜女子“这个”了半天也没吐出一句骂人的话。

听到这话,杨卓知和江月熊心中气愤不已,咽下口中的酒,便向前方行去。

如今碧凌谷与太一门交好,所以不管是看在道义还是情面上,这事,他们是管定了。

“哎,早晚都是一样的结果,此地偏僻的很,出了魔修,是不会有灵修的,所以……你也不用挣扎了,听说东域碧凌谷的女修最是可人,今日一见,果真如此,哈哈……呃。”魔修刚刚得意的笑了两声,就被突然飞来的一柄长剑洞穿喉咙,笑声也戛然而止。

魔修高大的身躯仰倒在地,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杀死的。

“谁,是谁救了我!”发丝凌乱的白衣女子手中拿着一把细剑,护着怀中虚弱的青衣女子,警惕的望向周围。

“是我们,姑娘别怕,我们是太一门的弟子,不是魔修。”杨卓知和江月熊从树林中走出来,暴露在白衣女子面前。

“原来是太一门的道友,我是碧凌谷的白依依,这是我的师妹赵迩蔓,今日多谢两位相助,我和师妹感激不尽,日后定会有所报答。”看到两个,白依依忙双手执礼,话语中带着十分的感激。

“道友不必多谢,我们也没做什么,作为一名灵修,只要遇到作恶的魔修,无论如何,我们都会马上动手杀了他。”江月熊上前,说出的话很是大义凌然。

“是啊,白姑娘不必客气,你怀里的这位赵姑娘是怎么了?可是需要帮忙”杨卓知关心道。

“我师妹受了严重的内伤,虽已吃了回春丹和止血丹,可也没好转,还是得回去找师父才行。”白依依解释道。

“师姐不用担心,我只是有些虚弱,很快就能好了。”赵迩蔓有气无力的安慰道。

“可是要我帮忙。”

杨卓知见白依依一手半抱着赵迩蔓,以为她力气小,抱不起来人,便体贴的出声道。

“不用了,道友,我们还是快离开这里要紧。”

说着白依依收起剑,双手轻松的抱起赵迩蔓。

看到这一幕,可是刷新了杨卓知和江月熊的认知,这时他们才想起,修仙界的女子只要修了仙,身上的力气便会随着修为的上升增加,再不是那个柔弱到需要男子时刻呵护的女子。

只有一些自认为是弱势一方,想要获取别人怜爱的女修,才会对别人做出一副像凡间女子一般娇弱的姿态。去读书